第一章 旧人_我同桌太迷人
笔趣阁 > 我同桌太迷人 > 第一章 旧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章 旧人

  肖竹影刚从薛姐的办公室出来就走向了卫生间里拨了通电话。

  电话嘟嘟的响了大半天也没有人接起,等那声温柔的女声响起来的时候,肖竹影在卫生间里来回的打着转,想着这付师兄实在可恶,关键时候总是慢半个拍子。

  她再次打了过去,工作时间睡觉,他们老板对他可真是好过了头了。

  当电话终于被接起时,肖竹影压了压怒气,和颜悦色着:“付师兄,睡得可好?”

  电话那端的人抱着电话走到了一边,随后半遮着嘴小声说:“竹影,付导他刚睡着,我怕他又摔手机这才偷偷接了电话,有什么事吗?”

  “子瑗啊,你们公司的导演都像他这么闲吗?”肖竹影在这边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命运真的是个好东西。自己为了多赚点钱,现在连外快都接了,这货偏偏睡个觉都能赚的比自己多,实在可恶的很。

  “哈,不是的,付导他上午跟那群实习生发了一上午的脾气也是累了。”

  听着这话,肖竹影越发的开始感叹了,发个脾气,睡个觉就能挣钱啊!

  长长的叹了口气才说正话:“那子瑗,等他醒来你就帮我转告他吧,一定要让他下班后就赶紧去接可儿,我临时接了个外快,赶不过去。”

  子瑗一边点着头一边警惕的盯着付梓忻的办公室说:“放心吧,一定转达。”

  挂断电话,肖竹影就忙去自己的工位把剩下的活结了,这才拿起那叠资料。

  这是一份要谈判的公司的资料,肖竹影不由得扯了扯嘴角,动画公司啊,怪不得薛姐要把这任务交给自己。

  自己也只是做翻译而已,随便的翻了翻,就放了下来。

  不知道付师兄醒没醒,可别误了可儿放学的时间。

  肖竹影其实也是知道的,付师兄若不是自己醒来,那小助理是万万不敢去叫他的。想到这儿,不放心的再次打了电话过去。

  “怎么了?还有别的事儿?”付梓忻的声音有些模糊,估计刚醒没多久。

  肖竹影放心了下来,看着差不多该到了下班的时间了,就说:“没有,我就是来确认一下,时间差不多了,你从公司出发吧。”

  付梓忻眯着眼看了看远方将要下沉的日头,“我已经在校门口了,你大概什么时候结束?”

  肖竹影张了张嘴,不可思议着,随即笑了笑说:“你可真是不按常理出牌啊,我这儿不确定,结束后就回去。”

  挂断付梓忻的电话后,肖竹影就匆忙拿了文件出发了。

  雇主没有透露信息,只给了谈判对手的资料和谈判地址。

  肖竹影到的时候,要谈判的双方都还没到,她无聊着翻了翻手中的文件。

  又等了一会儿,人依旧没到,可这时,已经有服务员开始上菜了。

  肖竹影忙叫住了一个服务员说:“不好意思,我们还没有点菜,是不是走错房间了?”

  那服务员用着标准的笑解释着:“确实是您这屋没错,这餐是郑先生事先点好的,说是有人来后就开始上餐。”

  “这样……那麻烦你们了。”

  肖竹影松了手,大概是那雇主的安排吧,就没再深究。

  身后的门感觉被缓缓打开的时候,肖竹影忙站了起来。

  转身的瞬间,肖竹影彻底的定在了原地,眼前的人并不是别人,正是郑泽宇和肖铭。

  那二人也不说话,肖铭的脸上是遮都遮不去的愠怒,而郑泽宇却是一脸的说不出的纠结。

  最后还是肖竹影先开口:“只有你们?对方没来吗?”

  只有肖竹影自己知道,她想问的,并不是这个,她想问,他呢,为什么他没来?

  “今天只是先跟你事先谈一下,谈判在明天的这个时间,坐吧。”郑泽宇指了指肖竹影旁边的座位。

  肖竹影顺着坐了下去,没再开口。

  “这些年,还好吗?”郑泽宇问。

  肖竹影看向他,微微笑了笑:“挺好的,你们呢?”

  “你们?哪些你们?”肖铭忽然开口呛声。

  肖竹影依旧笑着:“就是你以为的你们。”

  郑泽宇蹙眉拉了下肖铭,又说:“我们也很好……”

  “阿泽你这谎说的可真溜!”肖铭拍桌而起,随即愤愤离去。

  肖竹影一直扬着的嘴角一点点的凝固,肖铭离开时的关门声响起后,她才如被剪断提线的木偶般,没了生气。

  “他还好吗?”

  这句话,她也只敢问问郑泽宇了。

  郑泽宇的脸上亦是堆满的笑,可这个笑似乎太假了些,明明在笑,眼眶却是红的,“他也很好。”

  肖竹影目光涣散着看着前方,前方什么都没有,可她却像是看着那人似的,“那就好,我还有事,先走了,明天再见。”

  说完,肖竹影就拿起了文件起身要走。

  郑泽宇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点了这么多菜,吃点儿再走吧。”

  “不了,我女儿还在家等着我,不能让她等太久。”

  “你结婚了?”

  肖竹影的身体不可见的颤了颤,撒了谎:“嗯。”

  郑泽宇苦笑着问:“付二哥?”

  肖竹影快速的抽出胳膊逃开了。

  撒谎什么的真的不是好撒的,一个小谎,到最后就得用无数个慌去圆这个谎。

  可她不甘心,他一定也是知道了自己的所在的,可他没来,那是不是就是说他无所谓了,那既然他都无所谓了,自己为什么要告诉他自己还在等。

  昏黄的天际里,基地也染了层忧郁的色彩。

  肖竹影沿着靠椅坐了下来,双目无神的盯着仍旧进出往来的人们。

  最后一次了,这是她最后一次这般望眼欲穿了。

  她将脖间的项链拉了出来,紧紧的攥着,手,越抖越厉害。

  她只得抬起另一只手来安抚着颤栗的右手,自言自语着:“原来你不只是在画画的时候才抖啊,还真是小看你了不是?”

  “今天在这条街上想着就哭起来了,

  现在还是很想见面,

  你又在哪里呢,也会像我这么哭吗?

  害怕见到这样的我,所以不去新村……”

  手机铃声在这昏沉沉的天色里平静的流淌着,一遍又一遍,停了又响,响着再停……

  两三次之后,肖竹影才抹了抹眼角的泪,接起了电话。

  “喂,师……”

  “干嘛呢你!这么久不接电话!”

  肖竹影觉着好笑的扯了扯嘴角,这人还真是的,脾气老这么坏该怎么嫁出去啊!

  “说话!哑巴了?”

  付梓忻继续的吼着,这时电话那头又传来了一个软软糯糯的声音:“付叔叔坏,又凶我妈妈了,我要自己跟妈妈讲。”

  说着就抢过了付梓忻手中的电话,甜甜的叫了声:“妈妈,可儿想妈妈了,妈妈工作结束了吗,妈妈什么时候回来呀?”

  肖竹影听得是可儿的声音,忙清了清嗓子,也学着可儿的样子说:“可儿乖,妈妈马上就可以回去了,可儿要乖乖听付叔叔的话,不可以顽皮哦。”

  可儿灵动的双目瞥了瞥旁边仍旧黑着脸的付梓忻,对自己的妈妈打着小报告:“嗯,妈妈放心,可儿是最乖的。可是妈妈,付叔叔又发脾气了,妈妈回来的时候帮他带些甜点吧。”

  肖竹影的听着自己闺女稚气的声音,开怀的笑了起来:“可儿,原来付叔叔喜欢吃甜点吗?”

  “嗯,对,付叔叔说了,就是要吃甜点。”可儿继续对着妈妈说着自己的诉求。

  这时付梓忻故意的在旁边扯着嗓子说:“我不吃甜点,想讨好我,就帮我带……”

  不等付梓忻说完,嘴就被可儿的小手给堵上了。

  一时间,肖竹影这边就只能听到二人打闹的声音了,肖竹影无奈着摇了摇头挂断了电话,最后看了基地一眼,开始往家的方向赶。

  刚走出两步似乎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累了吗?”

  肖竹影猛的转头在稀疏的人群中找着那人,可当她真的看到的时候,却如鲠在喉般,再说不出话来。

  不远处的人分明就是许青河没错,只是他身边的人,不是蒋竹,亦不是宋诗蓝,而是一个肖竹影并没有见过的女孩。

  那女孩儿的身体像是黏在了许青河的身体上似的,足见两人的关系。

  许青河带着那女孩儿微微的笑着缓缓的向着马路对面肖竹影所站着的公交站牌走了过来,两人有说有笑,如正是热恋的情人般。

  他们相拥着略过想躲避却挪不动脚步的肖竹影,停在了肖竹影斜背后,依旧若无其事的说笑着。

  在他们走过去后,肖竹影的眼眶再次的湿了,他就那样的把自己当陌生人了,如果自己没看错,他刚刚看到自己后蹙了蹙眉,那表情似是在厌恶!

  才想起来,来这里看熊猫是他的愿望,并非自己。所以,他的愿望并不是和自己来看熊猫,所以,陪他来的是谁似乎也没那么重要。

  再听不得身后的声音,肖竹影压下了再次被勾起的痛意,走出站台,一路跑走了。

  她蹲在了楼下的花坛边,想收一收情绪,努力再努力的平复了好一会儿,依旧不见好转。眼泪像是不是自己的,不住地掉下来,她才知道,原来情人变陌生真的只是这么简单。

  当天色被黑暗笼罩的时候,路灯亮了起来,昏黄的光线打在了肖竹影的身上,有些不真实了。

  就那样独自坐了好久,才起身回家,她还有可儿,对,她并不是非得有他才行。

  临进家门前,肖竹影先进了楼下的甜点铺,买了些小蛋糕,就算自己再怎么糟糕,也得让自家的小祖宗满意了才对。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iquge07.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iquge07.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